您的位置:首頁 > 萬卷書吧
一張紙 行千年
2017-12-24 16:37:09 來源:南充日報

  兩岸青山相對出, 一江碧水自中流。兩山夾一江,夾江因此而得名。

  青衣江一江清水不但造就了秀美的山川, 也孕育出了豐富的文化遺產。因地處青衣江畔,出產嫩竹,夾江手工造紙所用材料以竹子為主,“夾江竹紙”因此問世。從唐代以來,夾江手工造紙已經延續了一千多年,作坊、槽戶、紙號遍布夾江城鄉。一千多年, 夾江人以一種難以割舍的情愫,質樸地固守在祖宗傳承的技藝之中,不離不棄,演繹出多少與造紙相關的佳話軼事。

  公元一世紀, 東漢蔡倫發明造紙術, 造紙改變了傳統的書寫方式。它取材廣泛,便于攜帶,取代了笨重、昂貴的甲骨、木牘、竹筒和綿帛以及歐洲的羊皮、牛皮等材料,標志著人類文明進入了一個新時代。造紙技術日臻成熟并不斷推廣,最先從陜西傳入四川,爾后進入夾江。

  夾江手工紙以嫩竹為主料,生產工藝復雜, 從選料到成紙共有15個環節,72道工序,與明人宋應星《天工開物·殺青篇》 所載造紙原料和制作工序相吻合,保留了“蔡侯紙”最完整的傳統工序。至今,在夾江縣迎江鄉古佛寺的《蔡翁碑》(立于清代道光十九年)上可以看到“砍其麻(竹)、去其青、漬以灰、煮以火、洗以頭、舂以臼、抄以簾、刷以壁”二十四字,概括了夾江手工造紙的各個環節。因此,傳統手法制作的夾江竹紙具有潔白柔軟、浸潤保墨、纖維細膩、綿韌平整的特點。

  豐富的竹材資源使夾江成為歷史上手工造紙的繁盛之地。夾江縣的傳統手工造紙作坊主要集中在縣城西北的馬村鄉, 作為當地的傳統產業,鼎盛時期,全鄉超過總人口的百分之五十從事造紙業。 史載康熙二十年(公元1681年),夾江所造的“長簾文卷”和“方細土連”兩種紙,經康熙親自試筆后被欽定為“文闈卷紙”和“宮廷用紙”,夾江紙聲名遠播,除每年定期供奉京城和皇宮御用外,各地商人也云集夾江爭相采購。 在清代中期,夾江造紙產量進一步增加,《嘉定府志》曾這樣記載:“今(清同治)郡屬夾江產紙, 川中半資其用……” 由此可見,夾江竹紙在清代同治年間已具備相當規模。夾江因此自古享有“蜀紙之鄉”的美稱。

  夾江手工造紙始于唐代, 繼于宋,興于明,盛于清,抗戰時期達到鼎盛。1939年夏秋, 寓居成都的張大千偶爾買了一些夾江紙試畫,結果發現夾江紙能成為很好的宣紙。 于是,張大千專程去夾江縣馬村鄉了解夾江竹紙的生產過程。張大千在馬村鄉石堰村與當地槽戶反復試制、 試寫、試畫, 研究改進紙張配料和制造工藝,精心制作了十分完美的 “大風堂”“蜀箋”等幾種有著獨特簾紋的高級書畫用紙。當年年底,張大千在成都舉辦了一個大型畫展,使得“大風堂造”的夾江紙名聲大震,受到眾多書畫家們的喜愛。在他的引領下, 夾江書畫紙走上了高級階段。“夾宣”與“徽宣”在當時的書畫紙市場平分天下。

  1979年,張大千再用夾江所產大風堂紙作畫后題詠:“此大風堂五十年前所制書畫紙, 大有宋楮之風,不可多得矣。” 為了紀念張大千對夾江紙作出的特殊貢獻,夾江縣人民政府于一九八三年將張大千當年研制書畫紙的地方命名為“大千紙坊”以示紀念。

  一千多年來, 在夾江這片土地上, 圍繞著竹紙生產的繁衍發展,不斷地孕育出濃郁的紙鄉文化和地域風情,出現了“竹麻號子”與 “紙鄉秧歌”等民間藝術形式,行成了特有的地域文化形態和民間文化傳統。夾江竹紙制作技藝及自然形成的“紙鄉文化”, 滲入了民眾生活的點點滴滴之中。從紙鄉人的衣著穿戴、行為道德、風俗習性,乃至墓葬形制中,都可以看出它的獨特的韻味。

  祭拜紙業祖師蔡倫是夾江紙鄉特有的民風民俗。在夾江,蔡倫廟常年香火不斷。造紙戶家中堂屋正中供奉著造紙先師蔡倫。 春天竹子發筍時,紙農們要舉行祭拜蔡倫的 “春祈”儀式;秋天收獲新紙之時,紙農們要舉行祭拜蔡倫的“秋祀”典禮。夾江人對蔡倫的崇拜還表現在敬紙惜字上。為了使字和紙不被玷污,紙鄉各地建有為數眾多的“字紙庫”,專門用于焚化廢紙廢字。至今,這種“字紙庫”在夾江縣內仍有保存。

  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 曾經天天在夾江縣馬村鄉金華、石堰等村上演的“砍竹水浸、槌打漿灰、二蒸煮熟、浸洗發酵、搗料漂白、抄紙脫水、焙紙切割……”場景,已不多見了。現在一般規模較大的紙坊只需二十來天就可以生產出“夾江竹紙”成品,工序上已大為簡化。不過,像抄紙、啟紙和晾紙等講求技術的工藝還依然保持著傳統的手工操作。

  在馬村鄉, 從爬滿青苔的廢棄篁鍋、石缸、石窖、石碓、石臼到山上茂密的竹林,依然可以想象當年的繁盛之景。手工造紙技藝不能失傳,手工造紙的歷史不能遺忘。1996年, 夾江縣在城西千佛巖西面修建了夾江手工造紙博物館, 它以豐富的史料,獨特的藝術手法,系統地向人們展示了夾江手工造紙繼承和發展蔡倫造紙術的悠久歷史。2006年5月, 在夾江人的期盼中,夾江竹紙制作技藝成為國務院批準、文化部確定的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如今,保存完好的“大千紙坊”掩映在蔥蘢的竹林之中。“大千紙坊”及其周邊的農戶依然造紙。當游客輕輕地摩挲著紙張時,當地紙農則驕傲地說:“我們是按照大千先生的方法制作,造的紙不但精美適用,還賣給了好多畫家呢。”與“大千紙坊”相鄰的金華村的篁鍋、石碓等造紙工具也重新用了起來,七十二道傳統工藝也在游客面前恢復起來。

  青衣江畔、田野小道,茂林修竹,變化中的自然鄉村和它的傳統手工造紙, 這些原生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以及傳承人現實中的生活,依然在鮮活地演繹。(楊曉江)

 
    
德州扑克现金平台